于财主一进到茅房就完全被傻眼了,连便意都给忘了。茅房地面不明白是用什么东西做的,光滑细腻、光滑平整、净洁。恐怕这是于奇正回去来夸耀的“混什么土”吧?一个用石头雕成的肥皂洗手台就在进屋只需入目处。肥皂洗手台的上部是一条和大拇指差不多粗细的竹管,被一根绳子所茅房地面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的,光滑、平整、洁净。估计这就是于奇正回家来吹嘘的“混什么土”吧?。...

于财主一进到茅房就完全被惊呆了,连便意都给忘了。

茅房地面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的,光滑、平整、洁净。估计这就是于奇正回家来吹嘘的“混什么土”吧?

一个用石头雕成的洗手台就在进门即可入眼处。

洗手台的上部是一条和大拇指差不多粗细的竹管,被一根绳子所系住的软木塞塞住。

于财主好奇地拔下软木塞,一股清澈的水流流了出来。

拿着洗手台边的香皂洗完手,又情不自禁地洗了把脸,然后面对着洗手台上面的镜子照了一下。嗯,真帅!

洗手台旁边地面上,挖了一条水沟,也是用混凝土抹平的。

水沟上面横着一条剖面被凿了条缝的长竹竿,水流不断渗到水沟里。

竹竿上方墙面上除了写着“小解处”三个字外,还有一行小字:讲究卫生,人人有责。

再往里面走就是一排用木板围住的独立隔间了。

心细如发的于财主发现,隔间的门框上有个小洞,这又是做什么的呢?

于财主想了一会儿,得出一个结论:这里环境这么好,肯定有工人躲在这里偷懒。有了这么一个孔,监工就可以随时来观察,绝对就是这样没错了!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得很离谱。

和洞口同一条线上的门上装着一个插销,朝外面的那部分用红漆写着“有人”两个字。

也就是说,只要插上插销,外面的人就知道里面有人了。

单间的里面是一个与后面的排污沟直角相交的蹲坑。

看到这个,于财主猛地反应自己过来是干啥的了,当即便意上涌,快速蹲下去。

很快,他就发现右手边有一个摆放着盘香和火石的架子。点燃之后,一股幽香便弥漫开来。

于财主闭上眼,从鼻孔中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真香啊!

等他再度睁开眼时,留意到面前的门板上还挂着一排木板,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留言板”三个字。

可是工地上都是些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的农民,留个屁的言啊?

不过,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虽然不会写字,但可以画啊!

于是,木板上到处都是一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图画,有些还能认出来是什么猫啊狗啊的,但绝大多数完全就是不明所以。

于财主认为,这样不行啊。看来到了真正展现实力的时候了!

片刻后,木板上多出了一首诗:你也得蹲坑,我也得蹲坑。谁若不蹲坑,那就不是人!

完成了这首旷世神作之后,于财主朗诵了好几遍,猛地惊觉好像还欠缺了点什么。

文艺创作之路是痛苦而孤独的,但如果能够抓住稍纵即逝的灵感,那简直是天大的幸福。

于大诗人现在就感受到了这种幸福。

片刻后,一个蹲坑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地出现在木板上。尤其是那几团正在下坠的物品,简直是画龙点睛神来之笔。

于大画家完成创作之后,感到两腿发麻。没办法,实在是太蹲久了。

这时就发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恐怖事情,来得太急居然没带草纸!

于财主这时终于找到了这个茅房的缺点了:实在是太干净了,连个瓦块之类的东西都找不到。这可怎么办?

不过,这个问题对书画双绝的于老先生来说,不是个大问题。

只要动脑筋,办法总比困难多。

于财主注意到了旁边一个大桶,里面装满了水。当即明白了过来:别说,还真讲究。人家根本不用纸,直接用水冲洗,那可干净多了。

享受完冰凉清爽的感觉之后,于财主注意到左手边还有一个盒子。

打开一看,一叠草纸整整齐齐地躺在里面。

于财主这才明白了过来,桶里的水是用来冲便便的。我特莫我、、、我抓狂了!

尽管经历了一些波折,但无可否认,这是于财主这一生中,上得最为舒心的一次茅房。

更为舒心的是,于财主对秦家班完全放心了。试想:连茅房都能做成艺术品,将来主屋又会差到哪个地步?

于财主出来之后,满面春风地拍着苏逍的肩膀说:“不错,我非常满意。”

苏逍陪着笑脸把他又带回现场。

见到秦晓鸾之后,于财主再次表示了赞赏,并鼓励她们一定要保持下去。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随时可以去和他提。

秦晓鸾笑着说道:“东家,还真有个为难的事。”

于财主忙问:“什么事你说?”

秦晓鸾说道:“我们计划屋子里面和外面通道之类,全部都使用混凝土材料。当然,有的是用素混凝土,有的是用砂浆。即便都是用石料,不同位置用的大小也不同……”

于财主苦着脸:“你说的这些什么土之类的我也听不懂,这方面的困难我还真帮不上了。

“不不不,”秦晓鸾连忙说道:“就是这些材料的成本比较高,还有您也看到了,为了赶工期我们现在招了很多当天付工钱的工人。所以资金方面……”

于财主明白了,当场说道:“就钱的事是吧?这个好说,等下你去我家账上先支五十两银子。先用着,不够再和我说。”

秦晓鸾连连道谢不迭。

于财主走后,黄铁柱和苏逍立即围了上来,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欣喜。

“晓鸾,厉害了!才刚刚开始就能拿到银钱了。”

“是啊是啊,从来都是全部做完了再去结账,东家还东拖西扣的。先拿钱再干活,这可是第一次听说呢!”

“就是就是,而且一下子就是五十两那么多!不过也是,以前都是东家自己买材料,这次用咱们的材料,也是要钱的。”

“对了晓鸾,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财主之所以肯这么痛快的给钱,就是因为亲眼看到了咱们用混凝土建造的卫生间。也就是说,前天你无论如何都让我们把这个赶出来,就是早就料到今天的事了,对吗?”

“哎呀,你不说我还想不到呢,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晓鸾,你可真是女中诸葛啊,连这个都算到了!”

两人的花式彩虹屁令秦晓鸾哭笑不得。

你们想多了!我只是实在忍受不了那种旧式茅房而已。

只是现在这话也没法解释。

首先就算你这么解释人家也不一定听你的,其次目前她必须尽快建立起威信,接下来的很多事才能得到顺利的推进。

比如,接下来就要严格按照《施工组织设计方案》进行,将一切工作都规范起来。

在学校和实习单位,老师和领导都再三强调规范化操作在本行业中的重大作用。而在这个年代,最大的问题就是随意性。

秦晓鸾相信,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一定可以把事情做好。

当天收工回到家里时,母亲陈大娘正忙碌地炒着菜。

秦晓鸾抢上前去:“娘,我来吧。”

陈大娘笑眯眯地推开她:“不用不用,你去歇会儿吧,娘不累。”

秦晓鸾偷偷抬头打量了一下母亲。尽管带着肉眼可见的疲累,但陈大娘的精神气色比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

看到母亲这样子,自己心里的石头也稍微放下了些。

“对了,晓鸾啊,娘有个事和你商量一下。”陈大娘一边炒着菜一边说。

“什么事呀,娘。”秦晓鸾坐到灶门口,往炉膛里添了一根柴。

“是这样的。前几天不是你让娘教那几个年轻人熬糯米浆制混凝土吗?”陈大娘说道。

“对啊。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吗?”秦晓鸾问道。

“别提了!那帮混小子,气死娘了。”陈大娘重重地跺了一下脚,然后说了起来。

混凝土的研发成功之后,很快就正式批量用到现场上。

一方面因为糯米浆用量需求大,另一方面从家里运去也麻烦,于是他们就直接在工地上搭起了炉灶,在那边熬制起来。

现在的陈大娘哪里还闲得住,于是就跑去工地帮忙。

可那几个年轻人说什么都不让陈大娘做事,每次不管拿起什么工具,都有人过来抢着把事干了。

秦晓鸾抿着嘴笑着说道:“听您这说法,大伙关心您倒关心错了。娘,您说和我商量的事不会是让我去和他们说,不要和您抢活干吧?这我可真管不着他们啊。”

“不是不是,娘说的是另外一回事。”陈大娘又说了起来。

被下面的工人抢着干活的陈大娘,本来这两天一直挺郁闷的,直到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这两个工人虽然是秦家班的老班底,但并不是落凤镇上的人,他们家所在的那个村距离镇子还有好几里地。

最近因为要赶工,中午就干脆不回去吃饭,就在镇上买点东西吃了下午继续干。

可是餐馆里的饭菜贵还不说,多盛几碗饭还要遭饭馆伙计的白眼。

而且往往当时觉得此很饱了,过不了一个时辰就又饿了。本来就是做的力气活,这种情况自然很受影响了。

陈大娘听到后,今天中午就多做了两份,带到工地上去给那两个人吃了。

结果很快就热闹了。

最开始秦晓鸾不是赶集时招了二十多个临时工吗?

现在黄铁柱和苏逍他们也学会了分解工作任务,把不需要技术的活分出去。因此这批人就一直留在工地上干了。

他们都是附近下面村的人,每天都是早上来,下午收工了回去。所以都遇到了前面那两个工人的难题。

陈大娘的家常菜,看着就流口水。

于是工人围上来,央求着陈大娘能不能给他们也做一点。大家都出钱买,就是吃个放心吃个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