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干什么?”秦晓鸾声音都变的尖厉出来。“啊,我?”于奇正挠着头:“我就想和你说一下我对咱家房子的要求,不行啊吗?”秦晓鸾脸一红,这才明白自己一场误会了。忙给于奇正倒了一杯茶水,算把这尬尴掩藏了过去的。于奇正就说到他的要求。于大公子自指出是一“啊,我?”于奇正挠着头:“我就想和你说一下我对咱家房子的要求,不行吗?”。...

“你想干什么?”秦晓鸾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

“啊,我?”于奇正挠着头:“我就想和你说一下我对咱家房子的要求,不行吗?”

秦晓鸾脸一红,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忙给于奇正倒了一杯茶水,算是把这尴尬掩饰了过去。

于奇正开始说起他的要求。

于大公子自认为是一个很有品味的人,特别是和他那土老帽的老爹相比,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这次从计划修建新宅开始,父子两就一直吵吵。

于财主的要求是富丽堂皇,怎么个金光闪闪怎么来。除了主体的金色外,搭配的颜色嘛,当然是朱红色之类的了。

于奇正对这种暴发户的审美嗤之以鼻,他想要的其实很简单:时尚时尚最时尚。

今天专门来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她,做的时候多多找我沟通,别去理会那老家伙。

秦晓鸾望着于奇正那张浮夸的脸,心想你还时尚时尚最时尚呢,要不本姑娘给你买双滑板鞋?

哎,对了!有主意了。

秦晓鸾望着混凝土试块,心里有了主意。

“唉,少东家您这是给我出难题了。怎么说东家的话咱们也不能不听啊。到时候您二位一个说东一个往西,咱们做事的人可就不好办了。”秦晓鸾皱着眉头说道。

“哎我这不都跟你说了吗,你看咱们都是年轻人,未来是我们的。你去理会那些老古董做什么?”于奇正有点急。

“于公子,您先别急。其实呢,也不是没有让你们双方都满意的办法。”秦晓鸾颔首道。

“什么办法?”于奇正急切地问。

秦晓鸾指了指地下灰色的混凝土:“连同院子里,全部用这个做地面。这样整个建筑外观都是有格调的铁灰色,看上去就富丽堂皇了。到时候再搬几件枣红色和淡雅色的家具进去,老爷子一对比,自然就不会那么觉得了。”

于奇正大喜:“好!就这么干。”

秦晓鸾吞吞吐吐地说:“可是这样的话,耗费的银钱就比较多了。于公子您看啊,咱这都需要糯米制浆,不管材料还是人工……”

于奇正手一扬,打断她的话:“只要是银子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对了,大概得多少银钱啊?”

秦晓鸾眼珠转了几转,大致计算了一下材料和人工,然后在成本的基础上翻了一个倍,报了个价格。

说实话,报这个价格的时候,她心里不断自我安慰:不怪我不怪我,我不是黑心商家,实在是现在秦家班太缺钱了,我是为了大伙……

于奇正的折扇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哎呀,还以为多少钱呢!就这么一点钱,能算钱吗?”

秦晓鸾呆呆地望着于奇正,本姑娘今天才知道,为什么人们老是说“地主家的傻儿子”……

不不不,我怎么能这么说少东家呢?应该是人傻钱多……

好像也不对。对对对,应该是:有钱就是任性。

搞定这件事后,于奇正便告辞离开。

秦晓鸾看不到的是,他走出院门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把于奇正送走之后,秦晓鸾就直接去了新工地。

看着黄铁柱他们挖了一阵土,突然感觉肚子痛了起来。

刚刚开工,卫生间也没做起来,赶紧跑了附近一户人家去借“茅房”一用。

刚一进去,秦晓鸾就差点吐了出来。

现代人永远想象不到以前农村里的茅房有多脏多臭多恶心,秦晓鸾觉得自己以后的人生中,一定会多出这么一个恶梦。

从那户人家出来之后,秦晓鸾突然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连自家居住的茅房的卫生状况都是那样,将来工地上的会恶心成什么样子?

不行不行,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而且要作为首要问题来解决。

回到现场后,秦晓鸾便把黄铁柱和苏逍叫到一边,下达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苏逍面露苦色:“晓鸾啊,这事叔就得说说了。你早上也说过,按照你排的工期,五天之内必须完成挖土、填石、填土、夯土的活。咱们人手这么紧张,估计得连日连夜赶工才能完成。现在抽出人手做高级茅房,实在是困难啊。”

黄铁柱也说道:“是啊。再说了,茅房要做那么好干嘛?还要用混凝土,又需要人去熬制搅拌,耗很多工啊。”

秦晓鸾异常坚定:“不!这件事必须要做。人手不足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黄铁柱相视苦笑,心想你能想什么办法?

这营造之事,也算是有点技术含量的,并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能来做。

不过,两人也不好直接当着面顶撞她,只是默默地转回去继续挖土去了。

秦晓鸾没继续留在工地上,而是跑回家在一块木板上写了“招工”两个字,直接奔到主街上去了。

恰巧今天是赶集的日子,落凤镇下面的各个村里的人都到镇上来赶集。

现在已经是农历的十月底了,属于农闲期,因此集会上非常热闹。

秦晓鸾随便吆喝了两声,周围就围了一大群人。

可是一听说是到工地上做工,不由得都打起了退堂鼓。原因嘛,就是因为自己不会做。

了解到情况之后,秦晓鸾大声叫道:“咱们招的人,不要会技术。有力气能挖土就行。”

挖土?众人一听就笑了。

别的不会做,咱一年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地里面刨食,挖土可是行家里手。

当即就有二十多人表示愿意跟着过来看看。

见有了这么多人,秦晓鸾把招工的牌子一扛,就往工地上去。

看到浩浩荡荡一群人过来,黄铁柱和苏逍哭笑不得。心想:姑娘啊,你带这么多的人来,不会做事又能有什么用啊?

秦晓鸾也不多说,过去叫上黄石头,拉了四条线将需要挖土的部分圈起来,然后洒上石灰。

做完这一切之后,指着画好的线,对那群农民说:“就是挖土。就白线里面这块地,往下挖过齐腰的深度,一两银子。”

这些人一听,还真是挖土啊!只要挖出这一小块地,每人都能分好几文钱呢。当下立马就要动手。

秦晓鸾说道:“等等。为了避免有人偷懒,这银子怎么分,等下苏班长说了算。所以大家都要听他指挥。”

苏逍不由得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种不需要技术含量的活,还真的可以交给这些临时招来的工人做。只需要自己在旁边看着就行。

安排好挖土的人之后,秦晓鸾让秦家班的人全部跟着自己来,又去准备修建卫生间的场地,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紧接着,又带了几个看上去比较灵活的人回到自己家,把混凝土的配合比以及如何搅拌的方法教给了大家。

第三天的上午,于财主来了。

作为自家的新居,当然得随时来看看做的怎么样了。

一来就看到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景,接着是看到房子受力的基础部分全部都是用石块砌起来的,于财主表示非常满意。

夸了秦晓鸾她们几句之后,于财主脸色一变,神情肃穆地呆在那里。

苏逍等人一看,心想坏了,肯定是哪里让东家不满意了。

于财主把脸转向苏逍,开口问道:“工地上有没有茅房?”

苏逍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事啊。当即二话不说,带着于财主就去卫生间。

于财主的脚步越来越快,脸色也越来越黑。

外人不知道,但于财主本人最清楚不过,自己这个便秘的毛病有多痛苦。

要说病这个玩意啊,那可真是谁用谁知道。

别说大病了,就算是什么风湿脚气鼻炎之类的小毛病,尽管在旁人看来根本就不是个事,但有切身体会的人就知道有多难受。

于财主每次拉个屎,都恨不得放几串大鞭炮来庆祝一番。

也正因为便秘,他对茅房的要求高得异乎常人。

在家里专门设有一个仅供他本人使用的茅房,每次出恭前还要先去熏几炷香。

不仅如此,还专门立下一个家规。那就是,在他如厕时,任何人都不得在附近大声说话、走动。

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平时求爷爷拜奶奶几天才来一次的便意,突然之间就“它来得那么快来得那么直接”,连赶回家去的机会都不给自己。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一直候在卫生间门外的苏逍,心里不由得暗暗着急:于老爷不会是掉到茅房里面了吧?按说不会啊。咱们这个又不是和普通家里一样,挖个坑埋个大缸,再放上两块木板的那种。应该怎么都掉不下去啊?

正当苏逍下定决心,准备冲进去营救东家时,于财主提着裤子出来了。

让苏逍很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于老爷脸上会出现一副饿了很久,才终于饱餐了一顿的满足表情?难道咱们东家的嗜好如此的清丽脱俗?

于财主满面春风地笑着说道:“嗯,不错,我很满意。”

说完这句话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苏逍觉得自己快要炸裂了,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而于财主本人,恋恋不舍地回头望了一眼,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刚才这段愉快的经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