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貌似有些相同看法。”于奇正摇着折扇地说。不在场人的目光统统落在他的身上,心里都在心里想:就你这一天到晚溜狗斗蟋蟀的花花公子,能有什么看法啊?于奇正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事儿啊,倘若放到其它任何地方都不行啊,惟独在咱们这里,不仅不存在场人的目光全都落到他的身上,心里都在想着:就你这一天到晚遛狗斗蟋蟀的花花公子,能有什么看法啊?。...

“呵呵,我倒是有些不同看法。”于奇正摇着折扇说道。

在场人的目光全都落到他的身上,心里都在想着:就你这一天到晚遛狗斗蟋蟀的花花公子,能有什么看法啊?

于奇正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这事啊,若是放在其它任何地方都不行,唯独在咱们这里,不但不存在问题,还是好事一桩呢。”

众人没想到,这货还真来了个语不惊人死不休。

胡沐风皱眉问道:“愿听于公子高见。”

于奇正点点头,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上古之时,有神鸟降于本地。集香木自焚,然后从死灰中复活,美艳非常不再死,是以称为不死鸟,即凤凰也。本地名唤落凤镇,也就是这个由来。”

这在本地是人人都知道的传说,众人表现出一副“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的样子。

于奇正不加理会,继续说道:“既是落凤镇,必有落凤来。因此在咱们这嘛,女子能做出一番事业,便是理所当然的了。”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绕这么一圈,就是为了支持秦晓鸾。

神仙这玩意嘛,虚无缥缈谁都没见过。用神仙的旨意来压制对方,在这个年代是个非常有效的手段。

既然你们搬出“祖师爷”这尊神,那咱就搬出“凤凰”这鸟神。这样就是个神仙打架,谁也扯不清的事儿了。

作为营造专业人员,胡沐风内心里自然是想看到三层楼房这种高技术含量的建筑的。

现在既然主家都这么说了,正好就坡下驴。当即开口笑道:“于公子言之有理。凡营造之事,天、地、人三者是也。我觉得可以一试。”

于财主本身就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听到儿子和专家都这么说,当即也没什么好考虑的,拍板将此事交给了秦家班。

回到家里,秦家班的其他人听说接到了这个活,全部兴奋的跳了起来。

看到高兴得直抹眼泪的陈大娘,秦晓鸾更加坚定了把秦家班做下去的决心。不仅仅是解决生活问题,更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已经是这位母亲的全部希望。

不过,此刻秦晓鸾陷入了新的困难中。

眼前这十几个人是父亲留下的老班底。虽然一看都是老实本分的工匠,但毕竟就是在这么一个小镇上做些修修补补活,技术水平方面不可能强到哪里去。

而自己,也不过是个大专都还没毕业的学生,没有任何实际经验。

现在活是接下来了,但修建这么一个三层楼的房子,在这个年代可就是高精尖的技术了。

怎么办?

她突然记起来穿越到这边之前,以实习生身份参加的一次工地会议。

当时项目经理是怎么说来着?生产五要素,人、机、料、法、环,永远都要把“人”放在第一位!工人主观能动性的高低,是衡量管理水平的最大要素。

对,就这样干!秦晓鸾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

“晓鸾年纪尚轻,很多事情不懂。以后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叔叔伯伯多多包涵和指出。”

“现在我宣布一件事情,从现在开始我们秦家班转为股份制模式。”

“所谓股份制,就是说秦家班的主要人员采取股份分红的模式计酬。简单点说,愿意入股的都是老板。赚了钱按照比例分配,亏了就都没有。”

“不过咱们不勉强,大家都可以任选成为股东,或者是和以往相同的计酬模式。诸位叔伯有什么看法,可以开诚布公地说一下。”

秦家班的工匠们交头接耳一阵,秦晓鸾的这种做法可以说是闻所未闻。

听上去和搭伙做生意差不多,好像有点意思。

不过,大家都是卖劳力的工匠,我干多少活拿多少钱,非常简单明了。

搞那么复杂,咱又不会算账。再说,万一亏了怎么办?到时候我出了力气了还要亏钱,不行不行。

见到众人的表情,秦晓鸾心想惨了惨了,自己还是太年轻了点,没有考虑到大家全部都不愿意的情况。这可就尴尬了。

“我选股……什么来着?哎呀,反正我就选晓鸾说的这个当老板的。”说话的人是黄铁柱。

这个年代盖房子,主要就是木工和泥水工。因此,秦家班虽然人少,但也分了木工和泥水两个组。

黄铁柱比晓鸾爹小六岁,现在是泥工的头。但说起最早时候,可以说是晓鸾爹一手带出来的。

对黄铁柱来说,晓鸾爹就是半师半友的存在。

现在老大哥走了,他要尽力照顾秦晓鸾母女。不管晓鸾现在怎么想的,都要抬她的桩。

这件事最多也不过就是赚不到钱而已。退一万步说,即便晓鸾将来做不下去了,自己也算尽到了当叔叔的责任。

“晓鸾姐,我也要做股东。”黄铁柱的儿子石头说道。

木匠头苏逍考虑了一阵之后,沉声说道:“晓鸾,我也做股东。不过,叔有句难听的话说前面。若是半年后还是亏的话,你逍叔就真顶不住了。”

其余的人基本上都是黄、苏两人的徒弟,见师傅都这么做了,于是也纷纷选择了做股东。

秦晓鸾点点头,开口说道:“各位叔伯兄弟,当前于家新宅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胜,咱们就能发展壮大。败,世上便再无秦家班了。”

众人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秦晓鸾说的确实是大实话。不过对于能否做下来这个项目,大伙心里都没底。

秦晓鸾话锋一转:“虽然于家新宅的工艺和施工难度非常大,但我相信,只要咱们团结一心、群策群力,就一定会取得胜利。”

说完之后开始说出她的构思。

要想建成这个高层建筑,首先必须从材料上想办法。

秦晓鸾提出了一个叫做“混凝土”的东西。

用糯米熬成浆,混之以碎石、猪血、毛发等物,以这种坚固又具备韧性的材料,作为整座建筑的受力构件。

这些原材料用什么样一个比例,就需要做许多试块,分别记录下来,最后选择最好的那种。

这件事是目前的当务之急,由她本人亲自来做。

另外,她会尽快出一份《施工组织设计方案》交给大家,希望能严格按照她的这个方案做事。

从她提出“混凝土”开始,几个技术强的工匠他们的眼光从不解、惊疑、讶异,变成了最后的钦佩。

虽然能不能做出来这个东西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但光这个想法和思路,就可以称之为天才了。

至于后面说的什么什么方案之类的,就完全听不懂了。

把接下来地基的开挖和回填的事情给大伙交代清楚之后,秦晓鸾就送他们离开了秦家。

三个时辰之后。

陈大娘无比心疼地说道:“晓鸾,天都快亮了,你去睡一会吧。娘来帮你熬这个混、混什么土。”

秦晓鸾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娘,我没事。”

陈大娘焦急地说道:“你这都已经搞了一个通宵了,身体哪里受得了?”

秦晓鸾把贴在额头上的头发顺到耳后:“娘,我真的不困。”

陈大娘声音哽咽起来:“你爹爹怎么就这么狠心,丢下咱娘俩就走了。娘又没用,什么都帮不到你。呜……”

说着说着就伤心地哭了起来。

秦晓鸾心中一动。

父亲突然离世,对母亲的打击很大。这种情况下,如果能给她找点事做,分散一下注意力,对她的精神状态会好很多。

想到这里,笑着说道:“谁说您帮不上忙啊?我就是怕您没休息好,不然早就叫您帮我了。”

陈大娘惊喜交加:“真的?!哎呀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快说快说,娘能做什么?”

秦晓鸾把手里的铁棒交到陈大娘手上,将怎么熬制糯米,做不同浓度的试块的过程全部讲了一遍。

陈大娘虽然年龄大了点,但脑子还是很灵光,一听就会了。自己试着做了一个试块之后,笑着说道:“晓鸾,你去睡吧。娘绝对可以的。”

秦晓鸾也笑了笑,又嘱咐了几句之后回到自己房间。

不过她并没有睡,而是拿起笔开始记录。这一整夜她一边做事,一边回忆着在前世学到的一些管理规范、制度,现在正好用在这次编制方案中。

刚刚搞了个雏形出来,外面传来了一阵对话。

“于公子,您来了?您请坐,我给您倒茶。”

“秦伯母,您不用客气。我就是来找秦都料,有几件事交代一下。”

“哦好好好,老头子,快出来!于家公子来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怪我没说清楚。我是来找小秦都料的。伯母,我,我,我这个……”

“唉,是我老糊涂了,总觉得老头子还在。您找晓鸾啊,这个……晓鸾忙了一夜,刚刚睡下。”

“没事没事,让她先睡。我在这等一会就好。对了,秦大娘,您这是在做什么?”

“哦,这个叫混凝土。是晓鸾专门为你们家准备的材料。”

……

秦晓鸾走出房门,对着于奇正施了一礼:“少东家早。”

于奇正摆摆手说了句“无须客气”,饶有兴致地看着已经做出来的混凝土试块。

“少东家这么早有什么事吗?”秦晓鸾问道。

于奇正这才回过神来,拍打手里的折扇,饶有兴致的目光落到秦晓鸾姣好的面容上:“秦家小娘子,实话说吧,那些什么凤啊凰的,也不过是随便说说。我只不过想把这件事给你们做而已。”

秦晓鸾连忙施礼道谢。

于奇正斜着眼笑着说道:“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青睐于你吗?”

见到这个富家子一脸猥琐笑容,秦晓鸾的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