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在铁柱的陪同下,秦晓鸾前去于家。昨天她想很很清楚了。自己本是在现代的一个城建学院的学生,鬼明白怎么回事就再次穿越到大仪朝的这个叫落凤镇的地方,附到秦晓鸾身上。更悲催的是,如此一来就死了爹。虽然从心理上来说没什么感情,可从肉身来说,是自己的昨晚她想很清楚了。自己本是现代的一个城建学院的学生,鬼知道怎么回事就穿越到大仪朝的这个叫落凤镇的地方,附到秦晓鸾身上。更悲催的是,一来就死了爹。虽说从心理上来说没什么感情,可从肉身来说,就是自己的亲爹娘。现在爹没了,照顾母亲是自己应尽的义务。。...

第二天一早,在铁柱的陪同下,秦晓鸾前往于家。

昨晚她想很清楚了。自己本是现代的一个城建学院的学生,鬼知道怎么回事就穿越到大仪朝的这个叫落凤镇的地方,附到秦晓鸾身上。更悲催的是,一来就死了爹。虽说从心理上来说没什么感情,可从肉身来说,就是自己的亲爹娘。现在爹没了,照顾母亲是自己应尽的义务。

当前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能找一份事做,能够养活自己和母亲。想来想去,也只有接过父亲的队伍继续做下去才有希望。或许,依靠自己在现代学的知识,还真能立足呢?

“这位小娘子,有何贵干啊?”一个轻浮的声音打断了秦晓鸾的遐想。

一个穿的花花绿绿,一眼便知是那种没什么内涵的富家子站在她面前。

秦晓鸾抬头一看,于府到了。面前的就是于家的大少爷于奇正。当即沉声答道:“回于公子,我们是秦家班来参加贵府招标的。”

于奇正一愣,错愕地说道:“秦家班?哦哦好,请进请进。”

等秦晓鸾她们进去之后,身边的家仆问道:“大郎,这营造之事,怎可放女人进去?”

于奇正望着秦晓鸾的背影,眼神不断闪动。片刻之后才说道:“秦家的事我也听说了。秦都料刚刚去世,一个弱女子也不容易。至少给她个机会吧。”

很快,于家新府的营造选拔开始了。

落凤镇比较专业的四家营造队伍分别交上了自己的设计图纸。州府来的胡沐风指着其中一份问道:“这是谁的?”

一个贼眉鼠眼的汉子走了出来,笑着说道:“我的。”

胡沐风爆喝一声:“拿下!将此人送官!”

于财主凑近看了一眼,从设计中来看非常大气、敞亮,说实话他对这个设计还是挺满意的。不知为何胡沐风做出这种反应。

胡沐风冷哼一声:“开间七间,垂带踏跺广亮门,这是王府规制。你这是陷东家于僭越重罪啊!”

于财主吓得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打打打打,打出去!”

那个贼眉鼠眼的汉子,原本是个半路出家的半罐子,没怎么正经学过。他本人连正规的图纸也不会画,为了应付于家招标,托人去州里到处买图纸。然后从中选出这个拿来做投标,结果就出了这么大的岔子。

这事倒是给秦晓鸾提了个醒,穿越到古代并不像小说或是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轻轻松松就叱咤风云。

相反,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掉到沟里去。

比如说“僭越”,在现代人脑海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但在古代就是大罪了。还有,一不小心说错了话,比如“犯上”之类的,进牢房都有可能。

胡沐风拿起了第二个设计,开口问道:“这谁的?说说你的具体计划。”

这个都料结结巴巴地讲了起来。

讲到一半胡沐风打断了他的话:“行了,我知道了。设计思路倒还是可以。不过,你的人员和管理方面,只要出一点偏差就无法如期完成。风险太大,没法选你。”

名家就是名家,说的句句话都是事实,而且是打在要害上,根本无从辩驳。

胡沐风拿起了秦家的设计图看了一会儿。

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问任何问题。而是拿起了最后一份设计,示意设计者说一下具体计划。

这个都料名叫勾子楚,是落凤镇最大、也是实力最强的营造队伍。这次是有备而来,对着设计侃侃而谈,胡沐风频频点头。

等他讲完,胡沐风对于财主说道:“东家,前两家就不说了。从设计来说,秦家班最为精巧,但格局太小了点。我估计是设计者考虑到自身实力做的保守方案。以贵府的需求来说,我认为勾家的更为合适。具体选择哪家,就由您做主了。”

于财主当然更加倾向于大气的勾家设计。当即手一扬,宣布道:“那好,我就选勾……”

“且慢!”秦晓鸾正视着胡沐风:“能否给我一点点时间?”

胡沐风笑道:“无妨。”

秦晓鸾走上前,拿起桌上的毛笔。由于习惯使然,仍是用的捏圆珠笔的方式。刚把笔悬到纸上,一团墨就滴了上去。

周围的人哄然笑了起来。

本来这也是正常的现象。那个年代,能读书识字的人本来就不多,更何况女子?

只是,身为掌管一支队伍的都料,写写画画的事是少不了的。

本来见秦晓鸾自信满满,心想或许是家学渊源,结果上来就出了个糗。

秦晓鸾干脆一把扯下笔前端的毛,也不理会周围的嘲笑声,用手捏着蘸上墨水在纸上快速的画着。

片刻后她画好了,众人上前一看,又轰然大笑起来,这画得个啥玩意啊?

于财主终于忍不住说道:“秦家小娘子,今天是很正式的场合,别闹了。”

“且慢!”胡沐风叫了起来,眉毛紧锁看着图画。

就在其他人仍在大惑不解时,一直装模作样摇着折扇的于奇正大声叫了起来:“她画出了房子的八个面!”

这下所有人就安静了,全部挤了过来看着图画。

这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寥寥几笔就画出了一栋房屋的所有面。光这一手,谁还敢小觑这个小女子?

秦晓鸾心里也是大为舒爽,暗想:哈哈,这个年代的人还不会画四方体,本姑娘终于享受到穿越所带来的好处了。接下来就该一路扶摇直上,邂逅年轻英俊的皇子。他对美貌与智慧并重的我一见钟情,然后在我的帮助下……

梦幻的剧情才刚刚开始就被勾子楚打断了:“这个画是很绝,可也只能说表达得更清晰。修建出来的房子还不是那样?”

秦晓鸾也不直接回答,而是继续在原来正方体上面,叠加了一个相同的正方体,最后在上面画了一个斜屋顶。

“你是说,盖的是两层楼房?”胡沐风问道。

“不。是三层。”秦晓鸾一边回答一边在下面又加下一个相同的正方体。

周围的人全部“轰”地炸开了。

两层的楼见过,但三层楼房的民居,别说落凤镇没有,就连上面的天门县都没有!

最为震惊的是胡沐风,他很了解这种民居本州是肯定没有的,甚至有可能全天下都没有。

两层和三层,看上去只差了一层,但技术难度简直是天壤之别。

胡沐风死死地盯着秦晓鸾,颤抖着声音说道:“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秦晓鸾说道:“当前之所以难盖三层,有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地基采取夯土的方式。我将会先开挖到将近一人高的深度,在受力的部位填上石头,其他部分回填土夯实的方式解决。至于上部结构嘛,自然也有办法。”

胡沐风眼睛一亮,这确实是好办法,而且切实可行。这个小姑娘绝对具备相关实力。至于上部结构,人家不细说自然也就不好深问,不然就有偷艺的嫌疑了。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现在秦晓鸾并没有特别详细的方案。秦晓鸾只是根据自己所学的一些知识,能确认在这个年代,采取现代的框架结构,其实是可以做出三层楼的。当然,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攻关,但只要大的方向正确,这些都能得到解决。

作为业内人士,胡沐风也想见见新的工艺和造型,于是对于家父子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我也没见过这么高深技术的建筑。我只能说,从理论上来讲是可行的。”

于财主犹疑不绝,对他而言这真是一件矛盾的事。

如果真能按照她说的做出来的话,那可以说是要多气派有多气派,要多长脸有多长脸。可万一做不成甚至楼塌了怎么办?

于奇正看出了自己老爹的顾虑,当即上前劝道:“爹,欲摘天上星,何惧落凡尘?伯父什么好地方没住过?按照常规咱们怎么修,在伯父眼里也不过尔尔。但若是能修这么一栋三层楼,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很明显,这番话说得于财主下了决心,当即站起身来,拍了一下桌子,准备把这事给定下来。

“秦家班的设计,在下心服口服。不过就是有一点疑问,作为同行倒是得问问。”勾子楚开口说道。

本来心里就还有一些顾虑的于财主当即说道:“勾都料尽管说。”

勾子楚面对着秦晓鸾说道:“天妒英才,秦都料撒手西去,令人扼腕。不知此事由贵班哪位都料负责?”

既然勾子楚提到这个问题,秦晓鸾也就只能回答了:“我。”

勾子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姑娘的本事,在下服气。不过,以女儿之身做都料,恐怕祖师爷那里不好说吧?胡都料,您是名家,您觉得呢?”

从秦晓鸾回答“我”开始,胡沐风脸上就变了颜色。他本来以为可能是秦家班主派女儿做代表来投标,谁知道是这么个情况?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一些规矩,没有人能轻易逾越。营造之事,别说是负责人了,连开工、地基、封顶这些工序,甚至现场都不能允许有女人在场。

秦晓鸾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哪里会知道这些规矩?要是早知道的话,可能就在家里商量好,由黄铁柱来出面了。可现在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再想收回也就来不及了。

勾子楚这番话,直接点到秦晓鸾她们的死穴上,场面一下子僵在那里。

胡沐风满脸遗憾地叹道:“可惜啊,若是你身为男儿……”

秦晓鸾头脑一片空白,想不到竟然会栽倒这么一个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完全荒谬的所谓“规矩”上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