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上的休整,了足够多沈落将零乱的思绪重新整理很清楚。暼了眼趴在桌上明显睡得不太安安稳稳的柔枝,沈落唇角轻轻扯了下,前天早上最后添的那一笔,果真让她敢打其它的特别注意。从厢房内古色古香的摆具划过,转眸望向窗外才刚天光的天空,沈落心底即便再怎么的匪夷所暼了眼趴在桌上明显睡得不太安稳的柔枝,沈落唇角微微扯了下,昨天晚上最后添的那一笔,果然让她不敢打其它的注意。。...

一晚上的休整,已经足够沈落将凌乱的思绪整理清楚。

暼了眼趴在桌上明显睡得不太安稳的柔枝,沈落唇角微微扯了下,昨天晚上最后添的那一笔,果然让她不敢打其它的注意。

从厢房内古色古香的摆具掠过,转眸望向窗外才刚刚破晓的天空,沈落心底即使再怎么的匪夷所思,但现实还是清楚明白的告诉她。她确实还活着,而且还活在了另一时空。

只是自己怕是再也没有报仇的机会了,沈落垂眸打量着自己的手心。想她赤血门的金牌杀手,执行任务从未失手。

一着不慎,居然会死在自己最信任的人,那个表面温润如玉,实则卑鄙无耻的男人的手上,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过,虽然以这种方式活了下来,但是这具身体的身份地位却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爹不疼娘不爱,这个不是最重要的,身为一个在前世就被父母抛弃的孤女,她从来不在乎这些。

真正让她郁闷的是这具身体现如今的名声——祸世妖女。

而且根据记忆所知,这具身体还与传闻中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长陵王有着一纸婚约。

后者先不说,但是对于前面那个言论,沈落却不由的嗤之以鼻。

如果天下的昌盛安定以一个女子的容貌来决定的,那么只会意味着掌管着天下民生的帝王,究竟有多可笑有多无能。

特别是这种男尊女卑的时代,男权至上,女子所能拥有的力量是绝对有限的。

所谓的红颜祸水不过是,失败者将自己的无能与不幸强加在女子的身上。

伸手抚上脸颊,即使还不知这副容貌的本身模样,但是能被天下人如此诟病厌恶,显然已经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了。

“小…小姐。”

沈落抬眸看去,柔枝已经醒过来了,站在桌旁,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

沈落平静的看着她,如果是在以前,这种背主的人,她绝对会第一时间要了她的命。

只是现在情况明显不允许,即使她拥有这具身体的记忆,但是对于周围依然陌生,所以她只能借助这个丫鬟。

“现在什么时辰了?”沈落淡淡应了声,漫不经心的道。

“卯时中刚过。”柔枝紧张的道:“小姐,是不是该梳洗一番,等会儿去给夫人请安。”

沈落双目微微眯起,静静的盯着柔枝闪躲的眼睛,不知想起了什么,她忽的展唇笑了起来,“柔枝,你确定你是在提醒本小姐去…请安。”

在侯府里,不管是嫡女还是庶女,确实有每天去向当家主母请安的规矩。

只不过这原主身边的这位丫鬟,却是只会坑自家主子,要么天才刚刚破晓的让她去柳氏的门外等着,要么都快过巳时了,也没让她去的意思。

如此一来,遭受到的刁难嘲讽可想而知。

偏偏这柔枝不管拿出什么理由,原主都毫无保留的去相信。沈落都有点怀疑,这身体的原主是不是被这丫鬟灌了什么迷魂汤。毕竟她又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但她今天会在这个时辰提醒她,自然不可能是突然转了性子。

沈落突然想起件有趣的事,唇角一勾,如果是这样,她又怎么可能真的如了她的意。

至于这柳氏,想要她沈落去向她请安,下辈子吧。

“既然你说去请安,那么不如先说说这两个人怎么处理。”沈落话锋一转,芊芊素手往角落里一指,满意的看着柔枝忽然变了的脸色。

“她们两个…自然是要交给夫人。”柔枝脸色惨白,断断续续的道。

沈落目光凉薄,“交给柳氏,然后告诉她,人是本小姐杀的。柔枝,看来你并没有学聪明。”

柔枝一颤,连忙跪下,“小姐息怒,奴婢…没有其它的意思。”

沈落凉凉的开口,“没有最好。本小姐什么都好,就是不太喜欢两面三刀的人,所以你若是还想留着你这条小命,最好还是放聪明一点的好。”

见识了沈落的手段,柔枝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而且她到现在还不清楚,沈落昨晚给她吃的是什么东西,她哪里还敢轻举妄动。

“奴婢…绝不敢违背小姐。”

沈落轻哼一声,对于一个注定没有忠心的奴才,既然暂时不能杀,稍微震慑一下也是一种选择。

转过身踱到窗边,落向角落里死去多时的两位嬷嬷,目光微凉。

依照现在的情形来看,这两位嬷嬷一晚上没有回去复命,柳氏肯定已经生疑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派人来查看的,到时候被发现这两位嬷嬷死在她房间里,可就不太美妙。

她可不想一来到这个地方,就坐实了祸世妖女的名声,然后被人一把火给烧了。

斜了眼战战兢兢的柔枝,沈落扯了下唇角,瞧她这娇滴滴的模样,让她弄走这两个嬷嬷是不可能了。

一把推开眼前的窗户,沈落伸手抓起地上的两位嬷嬷,身形敏捷的朝着窗外跃去,眨眼间消失在柔枝的眼前。

柔枝瞪大眼睛看着沈落那毫不含糊的动作,眼底溢满不敢置信,怎么也想不明白以前那个嚣张跋扈,什么都不会的大小姐,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

不多久后,沈落从原路返回,从窗户口翻身进来,满意的瞥了眼还是待在原地的柔枝。

“去准备些熏香点燃,最好是浓郁一点的。”沈落淡淡的开口。虽然昨天晚上已经将地上残留的血迹清洗干净了,但是空气中的血腥气却是瞒不过去的。

“奴婢这就去。”柔枝连忙道。

沈落点点头,走到一边坐下轻阖双目闭目养神。一边回忆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另外思索着待会儿该如何应对。

昨天白天的时候,这具身体的原主因柔枝的煽风点火,在后山与其她几位小姐起了冲突,不幸摔下了山坡。只怕那个时候,这真正的沈落已经性命危矣。

不过,这身体不是一般的差,不过带了两个人出去,这会儿就有些体力不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王妃套路深又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