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骞和章文敏立在暗处,看得那叫一个吃惊,贺骞心道:我滴小乖乖,这也太凶狠了吧?章文敏干笑道:“我早已看吕世齐不不顺眼,明明白落花有情,流水有意,怎么又来了,四丫头这两腿踢得好,我都想踢的。”贺骞看了章文敏几眼,悄悄地坚起了大拇指,道:“好家风贺骞看了章文敏一眼,悄悄地竖起了大拇指,道:“好家风,佩服!”。...

贺骞和章文敏立在暗处,看得那叫一个惊讶,贺骞心道:我滴小乖乖,这也太凶悍了吧?

章文敏讪笑道:“我早就看吕世齐不顺眼,明知道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怎么又来了,四丫头这两脚踢得好,我都想踢的。”

贺骞看了章文敏一眼,悄悄地竖起了大拇指,道:“好家风,佩服!”

章文敏面上在遮掩,心下却觉得章雅悠最近的行径太过反常。

章雅悠要是知道这一幕被这二人看见了,那两脚肯定要慎重了,毕竟自己还是想保持一下淑女人设的,哪怕是表象呢。

章雅悠美美地睡了一觉,这个吕世齐见一次打一次!

第二天,章雅悠起了个大早,又是第一个到学堂的人。

上一世不爱读书,可以说是不学无术,这一世却成了一个爱读书的人。兴许是开了窍,又或者上一世即便不成才但好歹杂书闲书看了一箩筐,又沉淀了大半辈子的学识,到了这会儿,她读书像是如有神助,文章写得甚好。

照例,教书的夫子又把章雅悠的文章拿出来作为范文通读,大加赞赏。这夫子可不是普通的读书人,姓孙,单名一个铭字,原先考取功名后当了一段时间的翰林学士,只因不爱做官,这才向皇帝求了旨意,在九宗书院里做了教习的先生,学问是极好的。

九宗书院是什么地方呢?皇帝一手创办的书院,专门教习经过筛选且有才华的贵族子弟,不是人人都能进去的。

孙铭是名副其实的清流,文章能入得了他的法眼,那自然是好文章,当然,好的标准是相对的,他不会用鸿儒大家的水平来要求章雅悠,他也断不会为了讨好而虚与委蛇地客套,何况,他来章家教习这些孙辈,本就是看在章老太爷的情面,是章老太爷三邀五请才勉强过来的,一个月也不过是入府一次。

章雅恩见孙铭夸赞章雅悠,多有妒忌,但是当着孙铭的面却也不敢发作。

课间小憩,章雅悠出来溜达,章雅恩跟着就酸起来了,道:“以前看不出来你竟是这般厉害,哪里厉害呢,脸皮厚得厉害,这抄来的文章也好意思卖弄起来,有本事倒是考学的时候拿个全彩呀!“

能进咏絮阁已非易事,想拿全彩谈何容易,上一世章雅悠不敢想,这一世章雅悠也没这么贪。

“你有本事也去抄一篇,既不被夫子发现又能得到夫子夸奖。“章雅悠笑道。

章雅忞出来打了个圆场,道:“两位妹妹都是学问极好的,四妹妹文章好,五妹妹丹青更胜一筹。都是自家姐妹,一块考进咏絮阁才是紧要的,老太爷、老太太最想看到我们姐妹几个都进了咏絮阁。“

章雅恩嗤之以鼻,道:“老太太是盼望着孙女们都进入咏絮阁,但这些人里恐怕不包括你吧?”

章雅忞是章家三房的嫡长女,但章家三爷章玉浦是庶生的,刚成家就被分家出去了,章老太太对三房很是不待见,而且是毫不遮掩的那种。

“打人不打脸,何况,你说的未必就是老太太心里想的,你在老太太那里受宠没错,但,才华也好,样貌也罢,你有哪一样是出挑的?我们三房虽是庶出,但有些东西也不是大房能比的。”章雅忞道,比如她这身装扮,华丽贵气,连金步摇都是京城里如意斋的新款,真不是章雅恩这身朴素的襦裙能媲美的。

章玉浦虽然是庶出,分家的时候也没分到多少财产,可三房夫人朱氏却是江南道常州晋陵郡首富朱有道的嫡女,带过来的嫁妆十分丰厚,朱氏又从娘家学了一身经商的本事,这些年累积的财富很是客观。

朱氏只生了两个女儿,偏她又是好强的人,自然是希望女儿能出人头地,一定要嫁入高门,所以,很是舍得在女儿身上投入,这穿得用得都是最好的。

章雅恩被她这一番呛,面色红了白,白了红的,章雅悠都看在眼里,笑道:“算了,都是自家姐妹,都是咱们老太太的孙女,老太太一样疼的。”

明着是劝架,实则是偏了章雅忞。

章雅恩是个不肯吃亏的,这番受了辱,势必要讨回来,气呼呼回到学堂,连给孙铭行礼都忘记了。章雅思给她使了个眼色,她也没接着。

章雅思已经考入咏絮阁了,章家的私塾课她可以不参加的,但是,孙铭很有才气,又是九宗书院的教习先生,她自然不想错过亲近名师的机会。

孙铭看在眼里,虽有不满却也不动声色,道:“我要给大家出一道史论题,一炷香的时间,写一篇文章——贾谊五饵三表之说,班固讥其疏.然秦穆尝用之以霸西戎,中行说亦以戒单于,其说未尝不效论.内容不限,形式不限。”

孙铭留下的这道题看起来不难,因为只要了解历史、懂古文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但却不那么好解读,不但要理解内容还要结合当时的历史,更要把贾谊的这句话套用到汉初的军事实践中,这才能有一个相对成熟的评价。

光是评价又怎么够呢?还要有自己的见解。

章雅悠基本上将孙铭命题的目的琢磨了七七八八,于是她先点出贾谊这段话的内容是防御匈奴的策略,然后从汉高祖刘邦征讨匈奴的“白登之围“展开,以”攻心为上,攻城为下“为主旨进行了一番评论,又以唐朝对待附属国的策略做了补充,顺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洋洋洒洒,一炷香的时间竟然也写了千余字,也算是旁征博引。

除了章雅悠等姑娘,还有章文敏、章文政等人也在,纷纷在一炷香燃尽的时候交了一篇文章过去。章雅恩磕磕碰碰最后一个交课业,一看也只有狗尾巴长的篇幅。

孙铭抽了章文敏的文章看了看,不置可否,又抽出章雅悠的文章,眼前一亮,却也没当场点评。他这厢卷了各人的文章出门,说是约了友人相聚,大家也跟着散场了。

趁着孙铭出门,章雅悠佯装要请教问题,也一道出去了,这厢章雅忞被章雅恩拦下来,好一顿奚落,有章雅思在,章雅忞即便再伶牙俐齿,有些话也不敢乱说,而章雅思明着是训斥自己的亲妹,实则是压制章雅忞。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贵女福气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