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老太太此刻正歪在攒斗几何纹锦绣牡丹的黄花梨两依罗汉床上,大丫鬟琉璃捧着一碗燕窝粥候在一旁。她慵散又自然而然地摆一摆手,笑道:“罢了,今儿个就到这里吧,切记围在我这个老太婆子溜达了,你们各自找点乐子去,听戏也好,打麻将也罢,做诗玩得尽兴也是极雅的。”站在她慵懒又自然地摆摆手,笑道:“罢了,今儿就到这里吧,不要围着我这个老太婆子转悠了,你们各自找点乐子去,听戏也好,打牌也罢,作诗尽兴也是极雅的。”。...

章老太太此刻正歪在攒斗几何纹锦绣牡丹的黄花梨两依罗汉床上,大丫鬟琉璃捧着一碗燕窝粥候在一旁。

她慵懒又自然地摆摆手,笑道:“罢了,今儿就到这里吧,不要围着我这个老太婆子转悠了,你们各自找点乐子去,听戏也好,打牌也罢,作诗尽兴也是极雅的。”

站在众人前面的章家大房夫人贺氏笑道:“陪着老太太就是我们最大的乐子,沾沾老太太福寿两全、子孙满堂的光儿。”

贺氏今年四十出头,但保养得当,皮肤细腻,看上去不过是三十开外的样子,身段微微显出一些福态来,就是这份福态,配上她那轻轻柔柔的声音、浅笑祥和的神情,不由得让人觉得亲切,全府上下提起这位大夫人,都要叫一声佛号,喊一句“阿弥陀佛”,说她是一位活菩萨。

然而,活菩萨毕竟不是真菩萨,贺氏即便是得了活菩萨的称号,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尊贵和权威,毕竟是一品公侯家的嫡亲小姐,娘家得力不说,夫君章家大爷也是有本事的,年轻时才名远播,是科举入仕,如今深受皇上的喜爱,加上贺氏性情沉稳,心思细腻,极得公婆的欢喜,婆家也十分看重。

——这样的角色,谁敢有半分不敬?

章老太太听了这话,抿嘴一笑,越发显得慈眉善目,怎么看都是有福气的老人,笑道:“别拘在这里了,孩子们都拘得慌。姑娘们今儿就不用读书了,朝廷命官都要休沐,何况她们几个丫头。”

章老太太此话一说,底下站着的几个章家小姐立马松了一口气,极其轻微又快速地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笑意。

贺氏笑道:“你们几个丫头还不快谢谢老太太,一个个就知道偷懒,赶明儿先生查问,对答不上来,可要问责的!”

章家二房夫人长孙氏始终垂眸,一言不发,若说是恭顺,又显得冷漠了些。章老太太轻轻用眼光扫过去,几不可闻地轻哼了一声,然后又将眼光瞄向了自己的孙女、孙媳们。看到这些花骨朵儿一般的人,章老太太的目光忍不住柔和起来,就像是睡醒了的雌狮看自己的幼崽,对儿女们的舐犊情深随着儿女们的成家立业,统统转移到了孙辈的身上。

然后,她招呼了其中一个人,念道:“五儿,到祖母这里来。这两日身体可大好了?”

她口中的“五儿”便是贺氏最小的女儿,在章家直系的女眷中排行第五,“小五”或“五儿”都是章老太太给的爱称,其余人是不会这么叫的。

章家五姑娘章雅恩如猫儿一般乖巧,轻巧地行至了罗汉床前,礼都不用行,猫儿一般窝在了章老太太的怀里,引得章老太太一阵欢乐的叫唤:“我的儿,看样子可是大好了?”

章雅恩笑道:“有老太太疼爱,哪敢不大好!”言辞之中既有娇憨又有恣意。

“皮猴儿!”章老太太轻戳了一下她的脑门。接着,唤道:“大玉儿,你来。”她口中的大玉儿乃是章家长孙章文政的媳妇玉生烟,近来她颇有些受宠,宠的未必是她本人,而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只要她生出了孩子,哪怕是个姑娘家呢,那也是四世同堂,多喜庆、多和乐!

玉生烟当即由着一个仆妇扶着上了前,兴许是被关注的过多,这长孙媳妇难免有些娇气。要说娇气,无可厚非,哪个侯门公卿家的小姐不娇气?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客。

只是这位似乎娇气过头,放在钟鸣鼎食的大户人家,总给人一种不自重的感觉。偏偏玉生烟的身量比起一般的女子又高大壮实一些,她的祖上本就是东北松花江一带的靺鞨族,“玉”是唐朝的皇帝得了贡品、一时龙心大悦赐的姓,至于“玉生烟”这个名字,大概是她那过度倾慕文雅的老爹从“蓝田日暖玉生烟”、“日照香炉生紫烟”这类句子里找出来的。美则美矣,只是,用在这位大奶奶身上,总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给老太太请安了。”玉氏轻轻福身,那娇怯怯的声音和她那近乎与男子同样高大的身量委实不配。

章文政虽然是长孙,却不是大房生出来的,而是二房的嫡亲公子。

章老太太笑道:“快起身,好孩子。都是有身子的人了,凡事要注意,不用这么拘礼,坐着吧。有什么需要只管和蒲婆子说去,和你婆婆开口也行。”她尽量说得亲切随意,好叫一家人和睦起来,最起码维持为老且尊的姿态来。

“二夫人,孙媳妇的身孕也有四五个月了,我看着,以后晨昏定省就省了吧。让子治办完公差,早早回来,陪陪我这孙媳妇也是紧要的。”章老太太笑道,子治是章文政的表字,只要是娶了妻的,就是成人,即便没有行冠礼,也不便再直呼其名,这是斯文和礼数,更是章家的规矩。

二夫人长孙氏上坐着未动,道:“老太太做主便是了。”

章雅悠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自然看出了这出戏里头的文章,章老太太这是在打长孙氏的脸!

有道是:多年媳妇熬成婆,这媳妇给婆婆请安服侍,是规矩。正是这规矩,让长孙氏无论春夏秋冬、寒来暑往、阴天下雨,即便心里一万个不乐意,也是雷打不动地过来给章老太太请安。

长孙氏如今自己也是婆婆了,就算因为媳妇怀孕要免了她晨昏定省的规矩,也要由长孙氏自己来说,但章老太太当着众人的面直接给她做主了。

老太太只顾着护着长孙媳妇,竟自不顾儿媳的颜面,偏偏玉生烟又是个轻浮主儿,不知道自己找个台阶下了,还暗自有些得意,在那里轻笑着说:“谢谢老太太,谢谢夫人,我也替肚里的孩儿谢谢老祖宗、谢谢夫人。”

贺氏看了一眼玉生烟,笑道:“老太太就等着抱曾孙子吧,我看大奶奶这肚子尖尖的,一准是个大胖小子。”

一句话让章老太太和玉生烟异常开心,发自内心地开心。

章雅悠给章老太太请了安,又给长孙氏、贺氏请了安,笑道:“我来迟了,请老太太责罚。”

“有什么可罚的,我知道你出去买笔墨纸砚了,这些东西库房里都有,要多少领多少,不用特意出去买。”章老太太笑道,“我刚刚代你母亲免了你嫂嫂的晨昏定省,你说这好不好?”

章老太太明知章雅悠与长孙氏感情不睦,故意借着章雅悠的口,再送长孙氏一根软钉子。

章雅悠怎会不知章老太太的用意,可惜,这次要让她算盘落空了,上一世她和长孙氏生疏隔阂了半辈子,最后发现长孙氏才是最疼自己的人,这一世,自然是要护她、爱她,岂会再怨她、气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贵女福气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