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莺小心翼翼地跟在章雅悠的身后,等着章雅悠发作时,放到往年章雅悠吃了这么大一个瘪,又因为囊中羞怯被人驳了面子,指没准要如何甚至打骂下人出出气,章雅悠不仅没恼怒,反倒绕路西城去了采芝斋买了不少点心。“黄莺,你说这银子啊好东西,没钱寸步难行,看见好东“黄莺,你说这银子真是好东西,没钱寸步难行,见到好东西也买不了。”地章雅悠若有所思。。...

黄莺小心翼翼地跟在章雅悠的身后,等着章雅悠发作,放在以往章雅悠吃了这么大一个瘪,又因为囊中羞涩被人驳了面子,指不定要如何打骂下人出气,章雅悠不但没气恼,反而绕道西城去了采芝斋买了不少点心。

“黄莺,你说这银子真是好东西,没钱寸步难行,见到好东西也买不了。”地章雅悠若有所思。

黄莺笑道:“姑娘,咱们章家是什么门第,您这样的贵女根本不用为银钱的事情发愁,您现在还年幼,等到年长了或者您嫁人了,老太太和夫人肯定是要给您准备嫁妆的,那些铺子宅子金银首饰,自然是少不了的。”

黄莺以前是走江湖卖艺的,嘴皮子比紫燕利落很多,还懂得看人脸色,她之前只是个粗使的丫头,章雅悠这次重生后才把她要过来。给章雅悠做贴身婢女,待遇自然好过粗使的丫鬟,所以,她很珍惜。

章雅悠不置可否,但心中却有另一番打算,这是后话了。

她们是从后门回的章家,结果在那里却遇见另一个长安城大名鼎鼎的人物,也是章雅悠这辈子最不想见的人之一——贺三郎。

这个贺骞是章家大房夫人贺氏的娘家侄子,贺家的三郎,才名远播、惊才艳艳、生得一副风流倜傥的好样貌,作为“四大公子”之一,是大唐很多少女的春闺梦里人。今年一十七岁,正是婚配的绝佳年纪,听说贺家大门的门槛都被踏破,换了好几次。

章雅悠上一世也对他动过心,吃了苦头,未有善果,这一世自然是要躲着走,再不要重蹈覆辙。

只见贺骞面容俊秀,眉眼带笑,白稠圆领袍衫,黑革带,玉树临风,潇洒不羁,好一个长安妙公子!

贺骞是来找大老爷章玉润商议公事的,也是报呈中秋祭礼之善后事。贺三郎自幼聪明绝顶,深受其父的疼爱,早早给他在朝里谋了个差事,让他先历练一番,将来还是要走科举之路。

贺骞的差事就是太常丞,一个五品小官,但基于背后家大势大,几个大族又是盘根错节,所以,官职虽低,却没人敢招惹。

章家的大老爷章玉润正好是他的主官——太常寺卿。大唐朝的太常寺少卿为二人,正四品上,祭祀宗庙时由其率太祝、斋郎安排香烛,整理揩拂神座与幕帐,迎送神主;举行祭礼时,与良酝署令共同斟酒。

可以说,这太常寺卿的位置是个不吃力却可能讨好的肥缺。

自家外甥,没有不照拂的道理,何况贺骞背后还有晋国公府这样的一品公侯支撑,所以,贺骞的仕途相当平顺,一年差不多有半年都在休沐,有大把的时间游山玩水、听曲看戏,走马遛狗,俸禄照拿,好差事也总是少不了他。

和贺骞一同而来的还有章家大房的长子章文敏。

章文敏与贺骞虽是性情不同,却有着高门子弟共同的兴趣爱好,比如蒹葭巷里的靡靡之音。

“二哥、贺公子!”章雅悠上前福了福身子。

章文敏笑道:“采芝斋的点心的确不错。”他瞥了一眼黄莺手里拎的东西。

章雅悠笑道:“二哥若是喜欢,这几盒就送给二哥了,我看着二哥要出门,回头我让丫头送了过去。”

“你自个儿留着吧,以后要是需要什么,让丫头带话给我,我给你买,省的你出门子。我和子文出去一趟。”子文,是贺骞的表字。

章雅悠笑着点点头,道:“让二哥费心了。”她不得不承认章文敏在做人方面比自己的亲大哥章文政成功太多,这章家上下就没有不称道的。

章雅悠一转身,脸色冷了下来,方才她从始至终都无视贺骞——哼,这辈子他不配,章雅悠心道。

贺骞道:“你这个四妹妹为人倒是有些清冷,小小年纪,看着很持重。”

章文敏笑道:“别怪我这个表哥没警告你,我们章家可都是好姑娘,你不要乱打主意,不是每个姑娘都要对你献青眼。我这个妹妹,自幼就聪慧过人,是我们老太太的心尖肉,说起来比我们小五还要受宠些。”

贺骞见不得他这种护犊子的模样,笑道:“我可不敢高攀你们章家的姑娘。你都快成亲了,怎么还没收收心,再这样下去,新夫人进门少不得要空虚寂寞了”

章文敏笑道:“没大没小,我好歹是你表兄!”

“大三天,了不起吗?从小到大你都没我高。”贺骞笑道,他压根没有“表兄”这个概念。

章文敏笑道:“听说蒹葭巷有你新看中的姑娘,弹得一手好琵琶,琵琶声声醉心弦,我只是想去确认一下,这姑娘的琵琶是不是传闻中那般妙哉。”

贺骞道:“果真,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想我贺三郎何其风雅之人,到了你口中竟是那种狎妓酒徒,悲哉悲哉。”

二人说说笑笑离去,章雅悠也回到了自己的沐曦阁,正要沐浴更衣,听薇堂那边派人来请了,说是章老太太请大家过去吃茶,新得了几款果品,也让大家尝尝。

说起章老太太,就不得不说一说这长安城朱雀大街里的章家。章家的祖上是开国功勋,这“章”姓都是御赐的,当年盛宠,如今荣宠,算起来,也是百余年的公卿世家,虽然不是勋贵,但荣宠官威、家底气度,比起那些空有壳子的勋贵之家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章家老太爷曾经是太子少傅,到了花甲之年才卸任,在任期间不曾出过任何重大的差错,高高在上几十年,然后平稳卸甲,可谓功德圆满。然而,章老太爷的影响力并未因为他的卸任而完全消失,依旧在当今圣上那里挂的上名号,时不时参加一些国宴,甚是有些脸面。

与章家的圣宠不衰一样惹人妒忌的,是章家的香火人气。

从章老太爷这一辈说起,章家可谓枝繁叶茂,章老太爷膝下子女俱是人中龙凤,男儿入仕,大有平步青云之势;女子结了善缘,正是夫唱妇随之时,就连庶子庶女也都算得上出人头地。及至这孙子辈,越发显得人丁兴旺,小辈们个个生龙活虎,活泼健康,秉性不一,才能不等,品性方面难免也稂莠不齐,但却不乏颇具家风之人。

想到自己的长孙如今都已娶妻,孙媳妇的肚子也十分争气,嫁入章家不过一载,已然怀孕,眼看着自己就要四世同堂,章老太爷眉眼里俱是笑意,与以往不苟言笑的气度判若两人。

比起当年伴君如伴虎的日子,章老太爷如今的生活简直可以用如鱼得水、呼风唤雨来形容,他俨然是这章家大院里的中心和主宰者;不仅仅是章家,整个章氏一族,都惟他马首是瞻,这种权威并非一朝一夕而成,是章家嫡亲直系的底蕴,也是他章老太爷运筹帷幄、韬光养晦几十年的结果。

当然,后宅的事情,他尽量少过问,甚至不过问,一来是不屑,娘们的事情,用不到他出面;二来是信任,有章老太太房氏在,谁也掀不出什么大风浪来。

后院不但没有风浪,反而是风平浪静,用其乐融融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贵女福气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