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栗心说,此任务的难度最少仅有一星,夫君归来时,自该是由大娘子去迎接,即使心机表妹茶艺再高,也没得戏唱。虽然,她非常不愿理睬武易那大猪蹄子,但是为了完成4解怨任务,夫妻假恩爱有加的戏码多多少少得演一演。更最重要的的是,如果她退一步,狐狸精恶表妹便会进一步扩大尽管,她相当不愿搭理武易那大猪蹄子,可是为了完成解怨任务,夫妻假恩爱的戏码多多少少得演一演。。...

景栗心想,此任务的难度最多只有一星,夫君归来,自该是由大娘子迎接,就算心机表妹茶艺再高,也没得戏唱。

尽管,她相当不愿搭理武易那大猪蹄子,可是为了完成解怨任务,夫妻假恩爱的戏码多多少少得演一演。

更重要的是,假如她退一步,狐狸精恶表妹便会进一步,这等损己利人的傻事,明智的女人断不可为。

从前的金莲,是武家有名无实的主子,而今景栗魂穿入其躯,以旧瓶装新酒的方式逆袭复仇,此若为宅斗剧,她妥妥是大女主,每每出场,应会响起专属BGM,权且先命名为——翻身大娘子把歌唱。

倘若做戏做全套,她的妆容也需改变,进阶为烟熏浓妆与烈焰红唇的黑化标配,不过景栗目前尚不清楚侯府之中的水有多深,低调为上上策,扮成病娇白莲花,进可攻退可守,最为稳妥。

她的确选对了策略,中年队友叮嘱道:“切记,万事只可智取,不可强攻,因为你另有一项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助金家在汴京城站稳脚跟,打入皇城权贵核心社交圈,绝不能落下凶悍霸道的恶名,要用软中带硬的高端手段,把武家内眷的狐狸皮通通都扒下来。”

“软中带硬?”景栗暗自思度,不甚理解其意,只觉解怨事务所的操作极其魔幻,直接从黄泉路上强拉游魂做解怨大使,连培训都没有,就安排人直接魂穿上岗,简直草率到了极点。

路过小花园,抬眼望风景,三月春暮,牡丹谢,芍药落,海棠凋,风过之处,落红成阵,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睹物思人,愈发伤感,金莲香消玉殒时还不足二十岁,陷落污泥遭蹂躏,娇花哪堪风霜摧,明媚鲜妍能几时,花落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空余千年断肠恨。

远而望之,杨柳带愁,残花含恨,景栗目光的尽头,便是西边那一重又一重月亮门,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外面的世界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女人。

豪门大户的内宅并非福地洞天,而是心机角斗场,险如龙潭虎穴,危似刀山火海。

景栗并未在伤感的情绪之中沉溺太久,因为新技能“超级电脑扫描眼”的体验感实在是太爽了。

无论是身旁走过的的侍女,还是远处做粗重活的小厮,她只需看一眼,对方的身侧便会自动出现“弹框”,介绍其名字与背景,就如同游戏中的人物简介。

最有意思的是,并非人人都有名有姓,一列丫鬟走过时,一般只有前两位的“弹框”内容细致,不仅有名字,还会注明是哪位主子的心腹,至于其它人,“弹框”之中只有“丫鬟”这两个大字,远处的小厮也是如此。

在景栗看来,这简直和在剧组时一毛一样,主要配角才配有姓名,其它龙套最多只能叫丫鬟甲丫鬟乙或者小厮丙小厮丁。

不得不说,解怨事务所为她开启的这项新技能非常符合现实,金莲作为侯府大娘子,定然不会记得普通丫鬟与小厮的名字,所以系统索性使用简化模式,以免景栗在使唤下人时出现纰漏。

侯爵府邸气派果然非凡,景栗慢悠悠地走了好大一阵,感觉像是逛了个小公园,大概绕行了将近两千米,才到了“老乌婆”的住处。

两千米的距离,现代人不太当回事,不过对于古代女人来讲,应算远途了,金莲出身于开明的武将之家,并未裹脚,可是托着虚弱的病躯,日日晨昏定省折腾至少四趟,半条命都得搭在路上。

还未踏入福寿堂,便听到一阵笑声,像是两个人的,一个音调张扬,一个音色内敛。

鸿雁的白眼立刻翻上了天灵盖,忿忿然讥讽道:“梅小娘和玉小娘又在假装亲亲热热的好姐妹了,一天恨不能唱十三个时辰的戏,她们两人只做姨娘不做戏子,真真是可惜了!”

景栗暂时不知那两位姨娘的性情与路数,先提醒心直口快的小丫鬟:“以后当着外人的面,你万万不可随便开口,一切看我的眼色行事,明白了吗?”

“是,奴婢遵命~”鸿雁拖着长调回答,而后高高撅起了嘴。

一听便知,小丫鬟平时没少挨小姐的教训,早已听厌了谨言慎行之类的唠叨。

景栗深吸一口气,挺了挺后背与脖颈,换了魂魄的大娘子初登场,气质这块必须拿捏的死死的,正妻的气场可不能被其他狐媚子压下去。

侯府内宅第一回合交锋正式开始。

景栗以冷冷淡淡的眼神扫视庭院之中的三位姨娘,因有强大的超级电脑扫描技能做助攻,不消半刻,便把她们的底细了解的清清楚楚。

最夺人眼球的,是着一袭娇艳红纱罗衣的姨娘梅春,体态丰盈,媚姿动人。

她原是“乌婆”老夫人身边的婢女,后去了侯爷武易身边伺候,最初只是侍寝丫鬟。

两年前金莲小产后的第二日,老夫人便做主把梅春抬为了姨娘,所给出的理由是,梅春是好生养的面相,能够为侯府开枝散叶。

不过,老夫人看走了眼,梅春至今仍无所出,未给武家添一儿半女,不过因其厨艺正合侯爷武易的胃口,所以也算受宠。

景栗不由得在心中暗骂“老乌婆”歹毒,披着人皮,却不干人事。

在金莲最痛苦的时候,身为婆婆的“老乌婆”非但没有给以安慰,反而还狠狠地在儿媳妇的心口戳了一刀,迫不及待地抬扶姨娘,恨不能早早把金莲气死。

与梅姨娘谈笑甚欢的,是姨娘玉楼,其衣裙的配色颇有雅致诗意,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闲闲而立,纤瘦身段自显弱柳扶风之美态,细观面容,鹅蛋脸秋水眼,淡扫蛾眉,轻施胭脂,冰肌玉骨,清丽绰约,娇娇弱弱,似有三分惹人生怜的怯怯病态。

其造型最妙之处为,一缕青丝轻轻散在额角,似是不经意而垂,不过同为女人,景栗自可瞧得出,那缕发丝应是费尽心思挑出的,想必至少得花费小半个时辰,发型才能有这般浑然天成的风流之感。

玉姨娘出身于落魄的书香世家,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生得一副好嗓子,昆区唱的极妙,是老夫人为儿子精挑细选的良妾,

梅姨娘恰如红玫瑰,艳光四射,玉姨娘美似秋娇菊,亭亭淡雅,景栗暗发感慨,古代有权有势的男人真是艳福不浅,尽揽环肥燕瘦,渣的光明正大。

角落的花圃边,还立有漫不经心地抚花弄草的萍姨娘,其本名为吴萍儿,因吴与武读音相近,为了避免忌讳,所以阖府上下都称呼其为萍小娘。

若以样貌而论,萍姨娘最为出众,国色天姿,美如冠玉,仿佛从绝代美人图中走出来的一般。

但是,她的装扮却异常低调,着老气的黛青色裙衫,周身上下并无首饰点缀,表情略显呆呆木木,全无神采,双目之中满是憔悴的疲惫。

她是老夫人远房亲戚家中的庶女,父兄为了更好地攀上永昌侯府这棵大树,便将她送入武家做妾。

古代人情往来所用的手段,许多都与现代观念相悖,亲族与同僚之间奉赠美女是常有之事。

萍姨娘是个可怜人,被至亲当做棋子,身不由己,只得入侯府为妾,近三年之中有过两次身孕,第一次不幸小产,第二次生下一对龙凤胎,不过男孩刚出生便夭折,女儿如珍虽然勉强活了下来,但体弱多病,恐难以养大。

自此萍姨娘的精神便日渐萎靡,常常会不顾场合地讲一些没头没脑的晦气言辞,惹得全家生厌。

渣男武易恋其美色,曾数次耐心开解劝慰,不过未见成效,慢慢的他也懒得再费心思了,反正他身边从不缺绝代佳人。

见大娘子前来,三位姨娘依次行礼请安。

玉姨娘最先开口,浅浅笑靥胜春花,嗲嗲语调酥人骨:“听闻大娘子转危为安,病情好转,我们姐妹几人心中甚为欣喜,正商量着晚些时候去探望您呢。”

梅姨娘带着三分盲目傲气,晃了晃玉颈,甩了甩粉帕,道:“大娘子的脸色依旧不怎么好,惨白无血色,实该多多卧床休息,何必非得亲自来请安,这若是被外人看见了,还以为咱家佛爷般的老夫人面甜心苦,故意为难大娘子呢!”

这二人相互配合,唱了一出好戏,一个笑里藏刀,另一个明晃晃地挥刀,唯有萍姨娘规规矩矩。

虽说景栗走的是低调路线,可是身为大娘子,该立规矩的时候绝不能放纵,正待她要放大招压制魑魅魍魉时,刁妈妈那恶婆子走了出来,拿腔拿调道——

“老夫人已安坐,请大娘子与各位姨娘入内请安。”

听闻此言,梅姨娘与玉姨娘不约而同地假客气了一句“大娘子先请”,随后她们二人口是心非地抢先一步进了屋。

景栗在风中凌乱,她没有料到武家的妾室竟敢如此张狂地蹬鼻子上脸,金莲这个大娘子简直弱到让人忍不住狂飙脏话的地步。

幸好萍姨娘守规矩,默默在旁侯着,总算没让景栗彻底颜面扫地。

景栗的心中怒火翻涌,多想冲上去使出洪荒之力,手撕了这两只假仁假义的伪善狐狸精。

正当这时,年轻队友的声音响起:“锦鲤小姐姐,别和颜值比你低的人一般见识,冲动是魔鬼,淡定,务必淡定!”

这位很有小鲜肉感觉的队友情商颇高,在哄女人方面很有一手,听到美貌恭维,景栗的火气瞬间就降了三分,冷静下来之后,瞪狠两个狐媚子的背影,默默在心中放狠话——

“哼,暂且先纵容狐媚子几日,待她们完全显露出狐狸尾巴,老娘再用杀人不见血的高招把狐皮扒光剥尽!”

走入房内,见“乌婆”老夫人正坐于罗汉榻上调香,一位端庄贵气的少女陪伴在侧,二人有说有笑,似如母女一般。

那少女便是心机绿茶表妹,一“扫描”出其名字,景栗差点笑出声——

吕茶,谐音正好就是绿茶,难道是姓名决定性格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