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段亢长且匪夷所思的梦境,景栗的意识渐渐地保持清醒,只觉头疼欲裂,呻呤之中费力全身力气,眼睛才睁开眼睛一条小缝。她的视线何况模糊不清,还未来及看清楚周遭,便听见了尖厉的哭嚎——“小姐呐~小姐!您终于等到醒回来了,可吓死鸿雁了…呜呜呜…”声音听着很更年轻,还带着她的视线尚且模糊,还未来得及看清周遭,便听到了刺耳的嚎哭——。...

经过一段冗长且离奇的梦境,景栗的意识渐渐清醒,只觉头痛欲裂,呻吟之中费劲全身力气,眼睛才睁开一条小缝。

她的视线尚且模糊,还未来得及看清周遭,便听到了刺耳的嚎哭——

“小姐呐~小姐!您终于醒过来了,可吓死鸿雁了…呜呜呜…”

声音听着很年轻,还带着几分稚嫩,不过音色甚为尖利,配以中气十足的大嗓门,像极了专业哭丧的托儿,这声响比狮吼功的威力还大,景栗被震的脑仁更疼了,只觉耳鼓膜正被刀剑狠狠地剐。

“别嚎了…算我求你行不行…”在苦海之中熬大的景栗不是柔弱的性子,她边说边强撑着乏力酸痛的身子坐了起来。

丫鬟鸿雁连眼泪都还没来得及擦干净,就赶忙周到地搀扶伺候,特意放了两个大大的软丝枕在她的背后,声调之中仍含哽咽,泪光闪闪的双目却显露出三分怨怒的凶相——

“小姐,您须得大补才能尽快恢复元气,我这就吩咐厨房去做参茸当归鸡汤,若是那些恶婆子们再敢推脱刁难,我就豁出命去和她们拼了!”

“等…等会儿…”景栗根本没有听清小丫鬟讲了些什么,她的注意力完全被周遭的陌生陈设吸引,使劲揉了揉双,又暗暗在自己的右腿上狠狠掐了一把,疼痛的感觉使她确信这不是梦境,结结巴巴地问道——

“这…这是哪儿?你…你是谁?该不会是…是在拍古装版真人秀吧?”

她讲最后一句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因为像她这样的娱乐圈透明咖,根本没有资格上真人秀。

景栗环视一周,发现自己身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卧房内,雕柜屏风古董床,书案香几官帽椅,样样家具都精致讲究,床边的小丫头梳着利落的双平髻,着一袭豆沙色侍女布衣裙,眼泪汪汪,甚是可怜。

鸿雁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楞楞地瞪着,五秒钟之后紧紧握住了小姐的手,再次施展狮吼嚎哭神功——

“小姐呐~小姐,您不会病傻了吧!咱们本来就斗不过武家那一窝蛇蝎心肠的狐狸,您若是再傻一点儿,那可就彻底没活路了!”

小丫头的话准准扎心,但景栗痛的却是脑壳,她双手抱头,梦中所听到的那些不知所谓的言语,零零散散地重新出现于她的脑海之中——

“剧组威亚断裂,你当场身亡。”

“因你有演技与武艺特长,所以被解怨事务所选中,成为解怨使者,灵魂穿越古今,为枉死的怨灵苦主报仇雪恨。”

“每完成一项解怨任务,阳寿会有相应的增加,可于阳间重生。”

“你的魂灵会穿越入怨灵苦主的躯体之中,时间是其死身亡前的三十天。”

“在这三十日之内,你必须完成全部主线任务,一旦失败,将失去重生的机会,直接踏上黄泉路。”

“解怨事务所的同事会远程为你出谋划策,祝你好运!”

景栗在脑袋即将炸裂的前一刻,忍无可忍地用力嘶吼道:“好运你妹!”

鸿雁以为小姐已经重病到了胡言乱语发疯的地步,再一次厉声催促房门外的其他仆人:“大夫怎么还没来,我家小姐是将军府的嫡女,二品诰命夫人,若是不明不白地死了,你们武家担得起这个责任吗,快快快,大夫,请大夫!”

景栗没曾想,吼叫发泄过后,头痛的症状竟然消失了,她的大脑瞬间升级为电脑,开始以光速“加载”怨灵苦主的背景信息。

苦主名为金莲,乃威远大将军之女,长于西北边疆,擅长武艺,精于骑射,心思单纯,善良宽厚,父亲与长兄在抗辽大战之中壮烈牺牲,三年守孝过后,她与次兄奉皇命入京,获圣上赐婚,于十六岁那年嫁与永昌侯武易,次年即被敕封为二品诰命夫人,轰动了整个汴京城。

她的人生看似春风得意,实则金玉其外,败絮其内,武场之上英姿勃发的少女,一入深险似海的侯府,便似暮秋娇花,短短的时日,便被冷风酷霜摧残至心交力瘁、奄奄一息。

金莲自幼丧母,在父兄的宠爱之中长大,完全不懂府宅内斗的门道,顶着“将门虎女”的称号嫁入武家,本以为找到了终身的依靠,怎料却深陷龙潭虎穴。

武家的女眷们不佩刀剑,但是唇舌更甚十八般兵器,各个脸上挂着笑、嘴上涂着蜜,心思却比蛇蝎狠毒千百万倍。

金莲着实缺乏宅斗的天赋,嫁入武家已三年有余,却仍旧未掌握内宅争斗的心机诀窍,还是实心眼的豪爽直肠子。

无足轻重的小事,她不愿过多计较,能让则让,能忍则忍,若遇挑战原则底线的大事,最初她也曾硬气地据理力争过,可因对手皆是宅斗十级专业人才,段位极低的她常常越斗越理亏,很多时候甚至连输在哪里都琢磨不清楚。

就这样,可怜的金莲在暗无天日的侯府日渐萎靡,失去第一个孩子后,更是万念俱灰,慢慢变成了一只“忍者神龟”,忍常人所不能忍,只求安安生生过日子。

只可惜,她的退让没有换来安宁清净,反而使恶人愈发猖狂,婆婆变本加厉地欺辱算计她,妾室通房趁机蹬鼻子上脸,寄居于府宅中的丈夫表妹更怀恶念野心,一心筹谋取代她,连仆人都捧高踩低,肆意怠慢,偌大的武家,唯一真对待她的,只有贴身女婢鸿雁。

最终,金莲被武家的毒蛇猛蝎合谋以慢性毒药害死,化为执念幽灵,怨念绵延千年。

“加载”完成苦主信息之后,景栗被诡异阴森的感觉刺激到一连打了好几个冷颤,呆怔了好大一会儿,还未来得及想清楚要不要相信所谓的重生任务,就见一位蓄着长长白须的老大夫气喘吁吁地赶来。

啜泣不止的鸿雁即刻上前相迎,急急描述小姐的病况。

侯府之内,魑魅魍魉当道,忠心何其难得,景栗看着小丫鬟垂泪的模样,不由得心疼,便道:“鸿雁,不要哭了,我没事。”

鸿雁的眼泪却愈发汹涌,紧搂她的胳膊,激动之下声音更尖锐了三分:“小姐,您总算是恢复神智了!”

景栗不再觉得那音调烦心,一来是知晓了鸿雁的忠直人品,二来是因其衣着发式细瞧十分亲切。

景栗作为丫鬟专业户,戏服和发型与眼前的小姑娘几乎一模一样,看来影视烂剧也不全是胡编乱造,至少丫鬟的服化道相当贴近历史。

在接受大夫诊脉的期间,心乱如麻的她忽而感觉右耳微微刺痛,呲呲啦啦的短暂耳鸣之后,就听到了遥远却清晰的声音——

先是中年男人醇厚如酒的音色:“喂喂喂,景栗,能听到我说话吗?”

接着一位年轻人以清亮有活力的声调说道:“喂喂喂,锦鲤小姐姐,收到请回复,over!”

景栗莫名紧张,心跳漏了半拍,紧盯面前的丫鬟与大夫,见二人的神色并无反常,才知这声音只有她自己能听到,心中不由得暗想——

“我靠,什么鬼,难不成真有现代同事为我提供远程的重生专业指导吗?这到底用的是什么高科技交流手段?”

穿越古今的沟通,彻底打破了她想象力的天花板,不过此种“高科技”似乎颇有接地气的属性,“喂喂喂”像极了在渣信号下打电话时的惯用语,而“over”又像是无线电对讲机的通话模式。

中年男人又道:“如果你现在不方便讲话,请咳嗽两声。”

一阵呼啦啦翻书的声响过后,年轻人苦恼道:“等等…新设备的操作好复杂,这个红色的按钮到底是按还是不按?”

而后,这俩货彻底跑题,开始讨论设备说明书之中的内容,估计还瞎按了不少按钮,景栗甚至听到了噼里啪啦的键盘打字声,她强忍骂街的冲动,重重咳嗽了两声。

年轻人很是惊喜,连声道:“咳嗽了咳嗽了,她终于她咳嗽了!”

“我没数清楚她咳了几声,说不定是巧合”,中男人较为谨慎,郑重其事道:“景栗,如果你能听到我说话,请咳三声!”

景栗依言而行,不过心中翻涌着满满的吐槽——

“这俩货单似乎不太靠谱的样子,该不会是猪队友吧?他们到底是出谋划策的智囊团,还是送我上黄泉路的黑白无常?”

中年人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并说道:“景栗,欢迎加入解怨事务所,成为第一批体验组团魂穿新模式的幸运儿!

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先下线重新调整设备,需要支援的时候,请敲左手玉镯联系,连敲两下进入语音通话模式,连敲三下进入视频通话模式,哦哇!”

“哦哇?”景栗暗暗思忖,不知这是何种方言,猜测大概率是英文“over”的迷之塑料读音。

“侯爵夫人…”年迈的大夫本就消瘦体虚,此刻面色愈显惨白,仿佛病人所得的是可怕的瘟疫一般:“您…您的脉象…”

老大夫的语速过于缓慢,景栗的心不由得揪紧,蹙眉暗想——

“他该不会是一位单凭号脉就能诊断出魂魄有异常的神医吧?千年前的大夫能神奇到这个地步吗,一点儿历史局限性都没有,这不科学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